主页 > X默生活 >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

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

2020年06月25日 点赞:269 作者: 来源:X默生活

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 

  摇滚乐从来不只是音乐,一直以来不乏许多满怀理想、才华洋溢的乐手试图把它当成传递信念的工具。过去有民谣歌手伍迪.盖瑟瑞(Woody Guthrie)用一把吉他为底层人民传达心声,后来彼得.席格(Peter Seger)和巴布.迪伦(Bob Dylan)等人继承其志,用音乐唤醒听众,积极介入社会议题。然而,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许多歌手团结起来或许更能振聋发聩,于是有80年代最着名的「四海一家」(We Are the World),旨在唤起世人对非洲饥民的关注;或是2005年的「Live 8」超大型演唱会秉持「反全球化」精神,向世界八大工业国(G8)施压以免除贫穷国家的外债。

  但是,若问摇滚乐是否能改变全世界?就不得不提到布鲁斯.史普林斯汀(Bruce Springsteen)在1988年的东柏林演唱会。他的摇滚乐激起了观众行动,使东德人奋起突破生活困境,改变了政治体制,也改变了世界版图──那场演唱会之后的隔年,柏林围墙倒塌了。

  时间倒转到1988年的东德,那时东欧的共产国家在苏联主导的「开放」与「重建」改革下逐渐拉起铁幕,但是东德的集权政府却仍顽强抵抗这些改变。政治上强力压制任何反对运动,媒体也被国家全面掌控,充斥反西方、尤其是反美国的宣传。柏林围墙如利刃般切开民主自由的西柏林与另一侧的东柏林,把东德人民囚禁了起来。这样的国家对于摇滚乐的看法,生动地写在东德字典里:「摇滚乐,源自美国……会诱惑年轻人踰越规矩;在西德,它被视为一种心战武器,使年轻人忽视政治议题。」

  儘管东德政府不愿意人民聆听摇滚乐,但是大众文化的力量还是瀰漫整个国家。西德、美英的广播电台刻意对东德放送摇滚乐与流行音乐,比起东德广播与电视台千篇一律地宣传政策,来自西方的「靡靡之音」更具吸引力。当时东德人民私下收听西方音乐的盛况,有人这样比喻:假如你在东德迷路了,只要抬头看看各家各户天线所指的方向,那肯定就是西方。

  由于东德年轻人要求改革开放的声浪渐起,政府决定答应年轻族群一些不算过分的要求,藉此安抚浮动的民心。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由官方主办一系列摇滚演唱会,来转移年轻人要求改变的目光。

不如由政府来办场演唱会吧 

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

  布鲁斯.史普林斯汀在60年代末期从纽泽西的小镇上崛起,以动听的旋律与诗意的歌词,延续盖瑟瑞等民谣歌手的传承,为下层阶级的人群发声。到了80年代,他已是享誉国际的摇滚巨星 。他最着名的专辑是《生而奔跑》(Born to Run, 1975)和《生在美国》(Born in the U.S.A.,1984)。其后不仅屡获葛莱美奖肯定,并于1999年进入「摇滚名人堂」,2004年更被《滚石杂誌》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第23名。80年代时,史普林斯汀曾在一场西柏林演唱会的空档,穿越柏林围墙到另一端的东柏林旅游(与此相反的是,东德人无法擅自前往西方旅游),当时他看到这个气氛截然不同的国家时,便下定决心有一天要为他们的人民演唱。

  很幸运地,东德摇滚演唱会的主办单位也企图邀请史普林斯汀;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,史普林斯汀不仅迅速答应了,甚至还愿意为东德人民免费演唱。但东德政府为避免广大乐迷的骚动,直到演唱会前一週才公布这项表演讯息。

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

唱倒柏林围墙!1988年东柏林摇滚演唱会

  这场演唱会在1988年七月十九日于东柏林威森斯的一个广阔场地上开唱,很不可思议地,演唱会门票已经印製十六万张,但却涌入了至少三十万名观众(也有媒体说是五十万,总之实际数字连官方都不敢公布)。爆炸的人潮辗过了售票亭,也压垮了现场的围篱,欣喜若狂的人群簇拥着这位西方来的巨星。这不仅是东德史上最大型的演唱会,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人群集会。

  如此盛况宛如柏林围墙倒塌的前哨与象徵──人们能够跨越障碍,却不会被政府开枪射杀。长期驻派柏林的路透社记者艾瑞克.克许朋在他的新书《撼动柏林围墙:布鲁斯.史普林斯汀改变世界的演唱会》(Rocking The Wall: Bruce Springsteen The Berlin Concert That Changed the World)中,访谈了许多当年参与演唱会的观众与主办人,并蒐集史料文献(包括东德祕密警察的档案),试图还原当年演唱会的文化氛围、现场实况,及其后续影响。许多在现场的东德人都表示,他们感觉这可能是自己第一次、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史普林斯汀这样的摇滚明星,于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亲身前来体验,以免国家短暂的开放只是偶然。

  舞台上,史普林斯汀以〈恶地〉(Badlands)作为开场曲,「我想对着这些恶地的脸吐一口口水」意有所指地批判铁幕政权,也为整晚的演唱会奠定了方向。表演进入第三个小时,史普林斯汀用他刚学来的德文对底下三十万名观众说:「很高兴来到东柏林……希望有朝一日,所有的障碍都能被拆除。」这段如今听起来平淡无奇的话,在当年绝对是铁幕政权下最禁忌的言论,史普林斯汀大胆的反围墙宣言引爆观众的欢呼与掌声。紧接着演唱巴布.迪伦的歌曲〈自由钟声〉(Chimes of Freedom),这首歌呼吁遭受不公对待的人们团结起来,如此清晰的讯息激起了东德人民追求自由的渴望。

  这场摇滚演唱会没有如东德政府所期待的,达成安抚年轻人的目的,反而让他们去思考自由的真谛。演唱会过后,整个国家的氛围改变了,许多人把它视为生命中的转捩点,一个彻底解放的夜晚,从此他们开始梦想光明的未来。因为那场摇滚演唱会帮助许多年轻人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,让他们嚐到短暂自由的滋味;透过这种集体经验,也让他们更有自信去对抗国家的专权。

  史普林斯汀演唱会过后一年,成千上百的东德人开始走上街头,以演唱会之前根本不可能的方式,进行常态性示威,要求东德政府改变,1989年11月更导致了柏林围墙倒塌。那些跨越围墙冲到西柏林的人群,他们脸上的神情,和那场演唱会上三十万观众脸上的神情如出一辙。

  摇滚乐的反叛来自于对自由的渴望,而那正是史普林斯汀的缩影,这就是摇滚乐改变世界的力量。

 书籍资讯

《撼动柏林围墙:布鲁斯.史普林斯汀改变世界的演唱会》(Rocking The Wall: Bruce Springsteen The Berlin Concert That Changed the World)-时报文化,2014

阅读延展